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平特一肖王中王 >

和嫌疑人“撞脸” 男子坐了17年冤狱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08

  如果没有拯救冤狱无辜者的社会团体的存在,美国42岁的男子理查德·琼斯可能现在还在监狱中——1999年,由于被指控抢夺路人的手机,他被判处多年监禁,尽管他当时有不在场证明,但是这些都被无视。

  理查德·琼斯一直坚持自己是清白的,多年来不断上诉,但都没有成功。直到两年前,美国警方才意识到抓错人,从而释放了他。但逝去的光阴无法挽回,琼斯日前提交一份请愿,要求美国政府赔偿110万美元,同时正式宣布他的清白……

  关于美国男子理查德·琼斯的这起案件其实并不复杂——时光倒流到1999年,在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州的一家沃尔玛停车场发生了一起抢劫,一名男子企图抢走女路人的钱包。根据目击者的描述,抢劫犯是一名“浅肤色的拉美裔或非洲裔美国人”,而且“拥有向后梳的长头发”,而这竟成为定罪的主要依据。

  当时,一名男子试图在堪萨斯州罗兰帕克的沃尔玛超市外偷一个女人的钱包,没想到这女人不但没有松手反而紧紧抓住钱包。遭到反击后,这名男子抢走了手机便逃之夭夭。在争执中,这名女子跌倒,膝盖严重受伤,因此,此案也被列为严重抢劫罪。

  警方随后介入调查。根据现场目击者的描述,这名抢劫的男子是“浅肤色的拉美裔或非洲裔美国人”,“留着长发”,名字似乎叫做“里克”。

  一名目击者还记下了参与抢劫案的汽车的牌照号码,调查员追踪了那辆车的司机。其中,一个叫做“理查德”的人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再加上“理查德”的照片和目击者描述的非常一致,再加上“理查德”和目击者口中的抢劫犯名字“里克”非常相似,因此,警方认为,“理查德”也许就是那个抢劫犯。

  根据目击者的证词,警方将理查德·琼斯抓获。在随后的庭审中,他一直以抢劫案的嫌疑人出庭。尽管理查德·琼斯一直声称自己的无辜的,他甚至表示自己有不在场证明——抢劫案发生时,他正在女朋友的生日聚会上,几位参加聚会的宾客也都可以为他作证,第二天,他还与女友一起看电影,给前一天的聚会打扫卫生。

  但是,理查德·琼斯的的不在场证明没有动摇陪审团的判断。他们认为,理查德·琼斯有犯罪前科,他的长相和目击者描述几乎一模一样,被抢劫的受害人也指认他就是那个抢劫犯。因此法官在没有物证或指纹鉴证的情况下,判处他犯有严重抢劫罪,定罪并判他入狱19年,唯一的证据仅是目击证人的证词。

  理查德·琼斯虽然入狱,但他一直坚持自己是清白的,多年来不断上诉。直到两年前,转机终于出现了——一名同在监狱的狱友告诉他,一名叫“里奇”的人和他长得非常像,就像是双胞胎兄弟。他意识到这可能是他证明清白的关键。

  经过多方打听,他确定“里奇”就住在案发地沃尔玛超市的附近。这时琼斯更加确信,“里奇”可能才是那起抢劫案的真正嫌疑人,而自己仅仅因为跟“里奇”长得像,就背了黑锅。

  理查德·琼斯联系了一个为错误定罪提供法律援助的非营利组织“拯救无辜者”,这个组织专门为监狱中的“无辜者”打官司辩护。后来,这个团队追踪到“里奇”的身分,发现他的全名叫做里克·阿莫斯,长相与理查德·琼斯真的非常相似。“找到了他的照片,发现不仅名字相同,就连相貌也真的差不多,这真是一个奇迹般的时刻,”理查德·琼斯说,“当我看到这个人的照片时,这一切都对我有着莫大的意义。”

  理查德·琼斯的律师说,虽然在狱中的琼斯感到痛苦和愤怒,但是幸运的是,“我们找到了他。”在“拯救无辜者”组织的介入下,警方同时拿理查德·琼斯和里克·阿莫斯的照片给这起抢劫案的受害人辨认,这时,受害人也不再坚持理查德·琼斯就是抢劫犯。受害者向法官表示,他也无法区分这两个人,他们真的太像了,至于理查德·琼斯和里克·阿莫斯到底有多像,不仅被害人认不出来,就连辩护律师看到都觉得不可思议。

  理查德·琼斯的律师认为,警方17年前向受害者提供的嫌疑人照片,具有“高度暗示”,因为在提供的六个供指认的嫌疑人中,理查德是唯一一个符合他们描述的嫌疑人。一名从事案件的律师甚至表示,检察团队被贿赂,才导致琼斯被误捕。

  在重新审讯期间,理查德·琼斯重申了他的不在场证明。法官在综合各种情况后表示,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他们没有足够的证据给理查德·琼斯定罪,理查德·琼斯终于于去年6月8日获得了自由,他告诉堪萨斯当地的媒体,“我不相信运气,我相信我很幸运。”

  里克·阿莫斯也出庭了,但他拒绝参与这起抢劫案,也一直强调自己与劫案没有关系。根据时效法,这个案件已经过期,里克·阿莫斯已经不能被指控。“拯救无辜者”组织首席律师克雷格说,没有找到真正的嫌疑人,琼斯有点失望。

  理查德·琼斯已经开始全新的生活,但逝去的光阴无法挽回,因为入狱这么多年,他的两个女儿已经分别24岁和19岁,他错过了她们的成长经历。现在,理查德·琼斯提交一份请愿书,要求堪萨斯州政府赔偿他110 万美元,同时正式宣布他的清白。他也请求援助他两个女儿的教育,以及医疗福利等相关费用。理查德·琼斯在请愿书写道,“很难想像如果没有帮助,该如何重新开始生活?本来有机会受教育,追求自己的职业,但那么多年却被关在监狱中。”

  说起“拯救无辜者”组织,是美国一个非营利性的民间组织。截止2014年8月,全美共317个通过DNA 鉴定洗冤的无辜者中,“拯救无辜者”组织参与了其中173人的洗冤;而在之前的2013年,该组织收到2000件来信求助,对约4000个案件做出反馈。“拯救无辜者”组织为死刑犯洗冤的案例,直接推动美国有些州暂停死刑的执行。

  1980年代,美国一位名为詹姆斯·麦克罗斯奇的在攻读神学硕士同时,在一所监狱中兼任见习牧师。为狱中结识的一名蒙冤犯人所触动,1983年,简单学习网CEO周劲:只有跳出误区 方能高效进步,他与志同道合者一起成立了非营利性组织“百夫长事工”。“百夫长事工”致力于帮助那些声称自己无罪的被告人或监狱囚犯,重新检验证据与审判经过,发掘其中真正能洗脱罪名、免除牢狱的蒙冤者,进而彻底消除无辜者被判有罪的现象。

  继“百夫长事工”之后,1992年,曾为辛普森杀妻案辩护的巴里·谢克与皮特·纽菲尔德在纽约成立“拯救无辜者”项目。在这个项目受理的所有求助申请中,有43%最后证明求助者无罪。此后,“拯救无辜者”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在美国各地成立。如今,“拯救无辜者”作为非营利、非政府组织,在全美50个州为被定罪的在押无辜者提供保护与救济,是无辜者权利运动的核心组织。

  除办理洗冤个案外,“拯救无辜者”还深刻影响并深入参与美国刑事司法改革,来预防和保护无辜者不被定罪——2010年,在“拯救无辜者”协助下,11个州通过了16个与无辜者有关的法案。

  “拯救无辜者”组织在美国政府和国会中称道支持者不在少数,被视作推动改善司法机制的极正面影响。2004年,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签署的《普遍公正法》在众议院以 393支持票对14反对票的绝对多数通过,赋予联邦司法系统中囚犯在申请定罪后DNA检测程序、法律代理和政府赔偿三方面的优待。

  《普遍公正法》规定,即使定罪后,案件的生物证据不通知受刑者亦不得销毁;允许受刑人在穷尽上诉程序、逾越通常追溯期限时,仍可申请对案件生物证据进行DNA 试验以求重审翻案。这已极大地提高了“拯救无辜者”组织为无辜者洗冤的效率与准确度。而其中批准“有资质的民间辩护团体同享此法案划拨给公派辩护人的激励资金”的条款,更是直接施惠于各地的“拯救无辜者”组织。

  五十年前,美国无辜者被定罪案件的数量并不突出,也未给刑事司法系统带来压力。1961年,仅有联邦政府和四个州设立对无辜者的赔偿程序。其中,仅有纽约州的损害赔偿诉讼不设赔偿上限;其他州均设最高赔偿5000美元的上限。

  然而,无辜者是刑事司法系统的受害者。美国最近二十余年来,科学技术能够确证无辜者被定罪案件,平均每周都有发生,其平均在押时间长达10余年。释放后,部分无辜者的家人、朋友等社会支持网络已不复存在,其衣食住行急需援助。大部分获释的无辜者有比较严重的心理问题,有人在多年牢狱生活中患有疾病,入狱多年使人与社会脱节、丧失了工作技能,其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也受到损害。

  然而, 美国各州的规定千差万别,导致不同州的无辜者获赔数额差别巨大。2004年,美国《普遍公正法》第431条确立了对无辜者被定罪案件的联邦赔偿标准:对自由刑犯每监禁一年赔偿5万美元,对死刑犯每年赔偿10万美元。

  谈起无辜者赔偿,就不得不谈起美国历史上冤案赔偿的最高数额。1989年4月9日,一位女性投资银行家在慢跑通过美国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时被残忍地殴打和强奸,为保护被害人隐私,这起案件被称为“中央公园慢跑者”案件。

  经过初步调查,警方将该案犯罪嫌疑人锁定为5名14至16岁的黑人少年。在“漫长的警方讯问”之后,犯罪嫌疑人陆续供认有罪。在犯罪嫌疑人供认有罪时,警方进行了录像。尽管被告及其律师们坚称认罪录像是被迫录下的,但由于存在警方的录像这一强有力证据,法庭还是于1990年宣判5名少年强奸、攻击和企图谋杀等罪名成立,分别判处其5年至15年监禁。

  然而13年后的2002年12月19日,案件真正主谋的供认以及出现的DNA鉴定结论均表明,该案其实是由另一人所为。后经调查得知,该案警方当初对五名犯罪嫌疑人的讯问时间长达14至30小时之久。同时,该案还存在严重刑讯逼供、诱供、指名问供等违法情形。

  但是,由于警方仅对犯罪嫌疑人的认罪过程进行了录像,而未对讯问全过程进行录像,因而陪审团采纳了警方的录像材料作为认定5名被告人有罪的根据,最终导致了这起错案的发生。该案件是纽约市历史上最臭名昭的犯罪案件之一,也成为纽约犯罪率不断上升的标志性事件。

  2003年12月8日,这起错案中的被告人将纽约市政府、纽约警察局、纽约区检察官办公室以及部分参与该案调查审理的官员起诉至曼哈顿联邦法院,起诉理由是其涉嫌非法逮捕、非法拘禁、非法判刑、恶意告发、错误宣判等罪名。2014年,纽约市政府与中央公园强奸冤案中5名无辜被告人达成4000万美元的赔偿协议,以了结这场旷日持久的民事诉讼案。

香港跑狗玄机| 白小姐旗袍加大版| 小鱼儿论坛| 创富彩色正版图库中心| 满堂红白小姐三个半波| 神州彩霸高手坛午与伦比| 六合联盟高手心水论坛| 全年杀一肖无错记录| 香港挂牌之最全篇| 4887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